首页 >> 中药方剂

彩蝶翩翩舞人间第三十六章像风一样奔跑的君离开

中药方剂  2020年05月29日  浏览:28 次

彩蝶翩翩舞人间 第三十六章 像 风一样奔跑的君子

薛光明说道:“你是把书院比作鸟?”

苏颜汗颜:“书院的男人当然有鸟,”话语粗鄙不堪入耳。

君子汗颜,夏至听不见。

“鸟说人语,人却做鸟事,大人莫非是那做鸟事的人?”

微怒,薛光明的眼里闪过一道杀机:“好一张伶牙利嘴。”

“比不得大人的神威如海。”苏颜谦虚,不过听在薛光明的耳朵里却不是滋味。

薛光明一声痴于剑,说到打嘴仗的功夫,又哪里是苏颜的对手。见说不过,便不屑说。

“谁是苏颜?”他冷冷的问道。

“我是”,苏颜应道,上前一步。

“是你伤的一九?”有些意外,毕竟是书院的人,薛光明确认了一下。

苏颜本想说出当日事情,但看见薛光明冷漠的目光,突然又不想说了。

人都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这次回答的更简洁。

一眼就看出苏颜现在没有修为,书院的后院什么时候收过普通人了?

本来是想着杀了苏颜为薛一九报仇,现在又改变主意了:“很好,你废了他的修为,今后就做一九的仆人侍候他一生吧。”

太狂了,陈半山都看不下去了,对书院弟子这么说话,薛光明绝对是第一位。<注:相关站建设技巧阅读请移步到建站教程频道。/p>

“我要是说不呢?”苏颜道。

“答应,或者死,”薛光明冷冷的看着他道:“不要以为书院能庇护你,在我眼里,书院也不过是迂腐的夫子教出来一群迂腐的弟子。”对于夫子,他终究没有乱呼其名。

君子手持铁剑,说道:

“迂腐老师教出的迂腐弟子向薛大人请教。”君子第一次如此愤怒,辱及书院,他就不是君子。

“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薛一九果然和薛先生是一母同袍,兄弟情深。”他的嘴巴开始毒了起来,“薛一九果然厉害,靠山果然强大,搬来的救兵更强大,能无视我书院,薛先生,你是天下第一了吗?”

“书院君子?”薛光明好像现在才看见君子,说道:同样由于拆迁一夜之间迈进富人的行列。让聂梓明得以快速致富的原因是2010年的世博会。“我无意与书院为敌,但是这个人我一定要带走”,伸手一指苏颜。

“谁保也不行,”薛光明道:“哪怕你老师,夫子也不行。”

陈半山差点从裁决神座上摔了下来,薛光明,果然够傲够狂,完全没有将天下人放在眼中,这天下敢说夫子不行的绝对是独此一家,别无分号。

难怪当初的薛一九也是那么狂啊。果然是两兄弟。

“很早之前我就想去书院看看。”

薛光明的目光跳跃着火焰,“看看书院,是不是真的那么强大。”

“你不行”,君子认认真真的说道:“其实我本来也是打算这里事后去一趟剑峰的。”

“想不到薛大人却是来了”

“你们很不欢迎的样子?”薛光明说道。

“你想多了,”君子说道,“道门的骑兵过来了数千,也不过是群蝇乱舞,书院何须在意多一只”。

苏颜将薛光明比作行鸟事的人,君子却直接说成苍蝇。

望着君子,苏颜顿觉高山仰止。

“你已经战斗了很久,今日无矩,要论修行资质,你是我见到过最好的人之一,”薛光明说道:“未免让人觉得可惜。”

话以至此,无话可说,人不说话,用剑说话。

薛光明慢慢摘下背上的长剑,长剑无鞘自然不用拔。

他的动作很慢,很仔细,仔细解开缠在剑柄上的布条,目光落在手中的剑上,很温柔。

十指粗而断,在右手虎口的位置有一层厚厚的茧。

粗短的手,本来是不适合握剑的,但薛光明却成了剑道上走的最远的那个人。

“我却是替薛大人可惜,盛名来之不易。”君子也不说话,拔剑。

夏至从苏颜将那个笑话讲完后目光就落在了光明神殿上面,一直没有移开过。

苏颜和薛光明说的话她没有听见。

君子与薛光明的争执她也没有听见。

苏颜在心里想:难道光明神殿里都是一些修炼的小鲜肉?

但是想起陈半山和已经退回对岸的十一位修道人,又觉得不可能。

苏颜很想上去,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普通人,对付那些骑兵以他的身体素质自然是没问题,对上薛光明,他还没自大到那种程度。

他不是因为惧,是现在的事情已经演变到薛光明和书院谁不行的问题。

苏颜聚集精神看着两人,他没有见过无矩的二师兄出手,以前见过薛光明的剑,但是没有见过薛光明这个人。

薛光明拿着他的剑,又会是什么样呢?

他变得有些期待而不是太担心。

到不是因为他生性凉薄或是愚昧无知而不懂薛光明的强大,而是因为他相信君子,相信夏至,相信他怀里画着一道剑的那张宣纸。

宣纸是彩蝶临行前给他的,他相信他自幼长大的的那片桃林。

在苏颜的期待中,薛光明的剑动了,他人还站在那里,剑却动了。

那柄薄薄的清亮中泛着红光的长剑向着君子而去,后面系着一根看不见的线,淡漠平静,长剑不在高空,离地三尺。剑前原野上的那些野草摇摆着身子像海浪一样向两边分开,露出下面红褐色的土地和顽石沙砾。

像一叶小舟破浪,一帆孤影起伏向前。

无数双眼睛盯着那柄长剑,目光落在长剑上有些惊讶不解,甚至失望。

没有人们想象中的山崩地裂,江河倒流,平凡而平静,甚至还不如道河小镇上的候补道子十三修道人刺出的钢钎。

难道这就是薛光明的剑?

然而就在下一刻,长剑的上空出现一道冷凝云,在冷凝云出现的一刹那接着变得晦暗厚重,云层里道道电弧闪烁,蕴藏着巨大的威力。

恐怖而无形的天地威压向着原野,向着光明郡的平原笼罩下来,对于道门,薛光明竟也没有丝毫的忌惮。

在光明郡平原上那些道门施以大神术从天而降像雪花一样的漫天神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长剑仍在离地三尺的上方飞行,缓慢淡漠,除了剑尖前方像海浪一样的分开的野草,整个原野间竟是没有一丝风声,天空上云层还在以极快的速度变厚扩宽,遮天蔽日,整个原野间和光明郡的平原暗了下来,如同进入黑夜。云层里面有闪电却没有发出雷声。

剑在地上,剑在空中,剑无处不在,薛光明出了一剑,出了无数剑。

这是一幅极为震撼和怪异的画面。

冷凝云是因为极快的速度而形成,偏偏在人们眼中的那把长剑不紧不慢的向着君子而去。

君子在薛光明剑动的那一刻便开始提着铁剑奔跑,不是迎着薛光明的剑,而是背对长剑,向着远方,向着原野向着天边的尽头奔跑。

披着黑发的白衣在原野上的草丛里起伏,就像矫健的豹子在空中划过优美的曲线。

君子当然不是逃跑,在以前,他从来都不愿意后退,不惧一切。无矩后无惧,无惧敌人,无惧自己内心的某些情操,真无惧。

只是需要距离,需要蓄力,不知道是出于何种原因,君子进入无矩后很奇怪的感应不到关于空间的法则,相反却能清楚的明白大地的一切。

所以他不能飞翔,也做不到瞬移,无法像其它的无矩一样在一定的空间范围里出现在任何地方,方才赵有财就是看出了他这一点所以才对顾向柏出手,企图让他疲于奔命。

君子清楚大地的一切,所以大地便能够给他提供一切的帮助,君子大地上的奔跑,绝对要超过现在已知的一切人或物。

只不过他没有薛光明从空中一步一步走下来那种装x的本领,苏颜都觉得可惜。

夏至终于收回目光,看向奔跑中的君子,讶然,哑然。

对于君子,她实在有些无语。

奇怪的无矩,奇葩的无矩,好在进入无矩的君子奔跑起来并没有像以前一样带起一蓬烟尘,否则还会壮观一些。

君子觉得跑的差不多了,便回转身来,此时的他早已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站在一片阡陌纵横的田间,四周是水田,收割后的水面上波光粼粼。

君子转身继续奔跑,向着来时的路,越跑越快,初时还能看见淡淡的身影,到后来成了一阵风。

像风一样奔跑的君子又出现在原野上,又出现在人们的眼里。

出现在人们眼里的君子铁剑高举,双手握住剑柄奔跑而回,向着天上的云层,向着薛光明离地三尺的长剑,向着薛光明而来。

原野间响起轰隆的雷声,无数道巨大的闪电挟着恐怖的威力落向地面,落向奔跑中的君子。

云层搅动翻涌,闪电扭曲着像蛇一样钻入大地,青石变成粉末,闪电落入的地方大地变得焦糊。

黑发飞舞,长袖猎猎,赤足奔跑的君子这一刻是国士,带着理想向着前方,向着敌人举剑而来。

原来那些粘在衣裳上的灰尘枯叶被奔跑的风吹的干干净净,赤着的双脚像刚刚用热水泡过搓过洗过干干净净,只是有些宽大而不如女子的玉足精致漂亮。

也许是这段时间一直在战斗没有时间修剪,苏颜看见他的脚趾甲有些长。

君子跑的太快,他回来时薛光明的剑还在原野上不紧不慢的飞着,薛光明没有进入无距的世界去追逐,他相信君子会回来。

就像君子相信还在原野间等着他的剑一样。

君子双手举剑,铁剑并不锋利的剑尖插入厚厚的云层,随着奔跑,刺啦一声将云层剖开一条长长的裂缝,然后分成两边的云层像布帛一样卷了起来,像瀑一样落向他身体的闪电被分成两边,云层里面的那些闪电一样的电弧胡乱的扭曲,发出耀眼的火花。

随着奔跑,刺啦的声音不断的响起,裂缝越拉越长,阳光从裂缝里射了下来,照在铁剑上,铁剑变得金光闪闪,照在君子的身上,君子披上一件金色的外衣,照在野草上,照在山花的花朵上,野草轻轻的摇摆,山花微微点头。

“好美,”夏至在心里夸了一句。

“好帅,”苏颜在心里嫉妒莫名。

陈半山揉了揉眼睛,说了一句让旁边的赵有财差点摔倒的话:“差点亮瞎我的眼睛。”

丽江治疗白癫风医院
黄山白癜风
营口治疗白癜风方法
友情链接